返回

影后,你又上头条啦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533章 你就不怕小月亮不原谅你吗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当天下午的站台活动孟青青没有参加,顾倾城也没有多想,哪料做完活动回到酒店去吃晚餐的时候,孟青青依旧没有参加。

    顾倾城找钱多多一问才知道从昨天晚上搬到新的房间,孟青青就再也没有出来过。

    顾倾城扬扬眉,周月明碰了碰她的手臂,“你没发现吗?刘导、齐编和制片也没来。”

    顾倾城下午站了整整一个下午,其中回答问题、做游戏等活动不断,这会儿都快饿死了,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些。

    另外一旁何遇眉头微锁,低声道:“这不是什么好事,以孟青青的为人,昨天晚上的事她不太可能就这样结束。”

    许昕从一旁抬起了头,闻言不由纳闷道:“那她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倾城也有些疑惑,不过周月明很快想明白了,她和何遇在圈子里久了这种事情并不少见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看,就算是选择,刘导也未必就选她。”

    选择?

    顾倾城扬扬眉,顿悟道:“你们是说孟青青可能会借此将我踢出这次的宣传活动?”

    何遇微微点头,眼睛里透着十分明显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事情在圈里并不少见,只不过是这次电影拍完了,换一种情况像孟青青最初在剧组里那样,直接把你踢出去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带资进组、量身定做的角色,不管是谁也知道不能放弃孟青青,那么能放弃的就是另外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顾倾城皱了皱眉,她着实不喜欢这样的风气,不过,她也没说什么,“等等看吧,反正我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何遇动作一顿,有些无奈的笑了。

    许昕看了半晌,又默默的低下头吃饭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顾倾城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了,周月明问:“你过来吃饭,叶先生呢?不跟你一起?”

    何遇捏着筷子的手微不可见的一顿,顾倾城没有发觉,她很快道:“刚才通过电话了,他还在公司,处理完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许昕坐在一旁看看何遇,又看看顾倾城,突然道:“倾城姐,我昨天见你那件衣服特别漂亮,是从哪里买的啊?”

    “啊?我不知道。”顾倾城挠挠头,她家里衣服有很多,虽然她也被培训过穿衣打扮,但家里的衣服基本上都不是自己买的,每个月的十号都会有人往家里送衣服,有些是叶黎让送的,有些是方归远让送的,她对从哪里买的真的不熟悉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番话说出来,其他几人纷纷无语。

    顾倾城继续挠头,“怎么都这么看我?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被深度爆击的许昕&周月明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遇坐在一旁,心中只叹像自己这样,哪怕想为她花钱都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许昕深深的看了眼何遇,见他唇瓣都白了几分,一时也不知再该怎么转换话题才好,只得哦了一声,然后闷头吃东西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大家集合前用餐,孟青青仍是没有出现,刘大春和齐然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,顾倾城以为刘大春很快要找自己谈话了,比如劝说自己不要参加这次宣传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一直到集合,刘大春也没有找她。

    顾倾城和叶黎事先到过别,顾倾城没有再让叶黎送自己下楼。

    不过,顾倾城到楼下却碰到了方归远,方归远手里仍是拎着个小箱子,见到顾倾城便道:“前两天听说你下一站是到江城,那边天气比这边更冷,就给你准备了几件衣服,好好穿衣服,不要只要漂亮不要温度。”

    顾倾城入手一提,发现很是有些分量,不由扬了扬眉,“只是衣服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些我这些年给你收集的小东西,不值什么钱,但你以后拍戏什么的应该用的到,拿着玩吧,不想用的话也可以拿去投资。”

    顾倾城听得有些云里雾里,什么东西既能拍戏又能投资?

    其他人却听的明白,望着顾倾城一阵牙酸,女孩子拍戏中不可或缺的东西自然是首饰,手串、戒指、项链、手链、耳环、耳坠、钻石、珠宝等等,都是每个女孩子喜欢的东西,可是,能把话说的这样轻松的也就是方归远了。

    方归远也没有再解释,顾倾城还想再问,但发车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顾倾城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把箱子丢上车,顾倾城朝方归远挥了挥手,“哥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。”方归远点头,也朝她挥挥手。

    顾倾城登车离开,方归远站在原地目送车子离开,等车子走远,叶黎的身影缓缓从酒店大厅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而立,格格不入的气质眼中却带着同样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她想起之后不原谅你?”方归远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应该的吗?”叶黎的声音很平,平的没有一丝情绪,更像是一种认命,“换做是谁能够原谅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为什么……”方归远终于转过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管恨你好,爱也好,哪怕她不愿意多看我一眼,也好过她那样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十三把何慧带走的吧?”

    方归远身形一顿,却是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何氏的威胁基本上解除,现在何家父母也去了美国,那边一报警的话就不好处理了。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但是,小月亮定然不愿意看有人为她手染鲜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心慈手软了?”方归远忽的转头,眸光灼灼,是毫不掩饰的恨意,“所以你就放过了他们?”

    叶黎正想说话,方归远又冷笑一声,“哦,对了,我怎么忘了,你还放过了你那个神经病老妈,既然连罪魁祸首都能放过,又怎么会与何慧这个小喽啰计较呢?”

    霎那间,所有的分辩都胎死腹中,叶黎面色惨然,他咬着唇,却半个字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假意放过,却骗她结婚,嘴巴上说着对她好,可她经受的每一刀,都是被你所刺!”方归远冷笑连连,“好一个口蜜腹剑!好一个深情如许!谁能想象,谁能知道,颇负盛名温文儒雅的叶先生竟然是个伪君子!”

    叶黎垂眸,高大的身躯有种支撑不住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