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开天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四十八章 角斗场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岩壁上,大片血色是那般刺眼,无数藤萝、小树被砸得粉碎,岩壁上那个硕大的凹坑中血迹狰狞,那都是公孙氏的族人血肉染成。

    身躯雄壮如狮,满头长披散身后,好些长桀骜不驯的向四周胡乱伸展开来,犹如雄狮鬃毛的公孙元背着双手,站在石楼外,怔怔的看着那个大坑,看着大坑里狼藉的血色。

    刚刚他正在角斗场中和其他几个大族的子弟竞争,他刚刚降服了一头重楼境的十二足地火岩浆王蛛,今日一大早,他用这头王蛛连胜九场,赢了各种修炼资源和金币、宝石之类无数。

    正赢得心花怒放时,公孙元突然听闻,自家在娲谷的驻地,整个娲谷除了娲宫外最奢华的石楼,居然被一个初来乍到的、没名没气的小角色给侵占了。

    他正忙着和那些输得脸色惨白的大族子弟交割赌注,听到消息后,公孙英、公孙雄两个堂兄弟……他的小跟班自告奋勇去查探一个清楚,公孙元不以为然的,就让他们带着十几个骁勇能干的扈从战士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他收取了所有的赌注,带着人赶回驻地时,就这么前后脚的功夫,公孙英、公孙雄被人生生砸死在岩壁上。

    还没等公孙元从这荒诞无稽的事情中回过神来,公孙英、公孙雄带来的那些战士,他公孙元的扈从战士们,就被人一个接一个的从楼里丢了出来,硬生生砸在了岩壁上。

    他亲眼看着那些战士鱼贯飞出,犹如烟花一般在岩壁上炸开。

    问题是那时候他离得太远,走的是炼体路子的他不擅长神通秘术,根本来不及阻拦。

    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忠心耿耿的扈从战士被砸死,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化为岩壁上的一滩狼藉。

    公孙元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,头顶一团热气冉冉升起,犹如缕缕青烟直冲起好几丈高。

    他,何曾吃过这样的亏?

    他,从降生以来就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他,从记事时起,就是被无数人捧着、哄着、供着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公孙元,有号曰‘公孙之勇’。

    千年以来,公孙元乃公孙家天赋最卓绝之子,勇悍、勇毅,得公孙家老祖亲口赞之曰‘勇’。

    其年幼时,拜入六道宫,得六道宫传法殿座收为记名弟子,修得一身金刚大力神通。十八岁,从六道宫返回公孙家,于公孙家传承秘境得秘传,得‘九龙九象’巨力传承。

    其后公孙元耗费十年岁月,游历数大域,连败各大家族、势力无数同龄俊彦,更有不少出名的老一辈高手,被他一对拳头生生打败。

    年不满三十,公孙元结束游历,返回公孙家,得公孙家老祖授意,进驻娲谷,欲择娲族最优秀之嫡女婚配。

    公孙元没有参加娲族的祖地探索,他根本不觉得自己需要参加那种凭空碰运气的集体活动,根本不需要从娲族的祖地中带出什么宝贝来换取和娲族的婚配权。

    他很自信的认为,以他的天赋,以他的实力,以他的出身,以他在周边几个大域中的赫赫声名,他只要呆在娲谷,岁月静好的挑选娲族最优秀的嫡女,就能心想事成,就能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出身卑微的贱种,他们根本不可能得到娲族的重视,凭借他们的出身、实力、天赋、名望,他们根本不可能获取娲族嫡女的青睐,他们才需要去娲族的祖地中去碰运气。

    而他公孙元,根本不需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但是大半年前的娲族祭祖大典,娲族开启祖地后,娲姆异军突起,成为娲族主母。

    公孙元更是从娲岫那里听来了内幕消息,知道了娲族年青一代族女中,最为优秀,最为卓越,拥有最大潜能的那个嫡女是谁。

    娲小兮,娲姆的独生女儿,居然拥有那等可怕的天赋……

    公孙元认准了目标,每天在角斗场和一众大族子弟竞争,就好像-情的公孔雀一样,炫耀自己华丽的羽毛,向娲姆和娲小兮展示自己的出彩和出众。

    他准备踏着一众大族子弟的脸,傲然出现在娲姆和娲小兮面前,然后正儿八经的向娲姆提出婚配的要求。

    就在公孙元觉得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时候……他的兄弟,被当着他的面砸死。

    他的扈从战士,被当着他的面砸死。

    他的驻地,他公孙家在娲谷的驻地,他公孙元在娲谷的住所,居然被人强行霸占。

    公孙元转过身来,抬头看着站在窗口的巫铁。

    巫铁俯瞰着公孙元,双眼充血的看着公孙元:“你是那两个废物的族人?嗯,角斗场?很好,只不过,你拿得出赌注么?”

    公孙元怪笑了一声,他指了指巫铁,沉声道:“少大话,有胆,就来……这里是娲谷,我们用娲谷的规矩,来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公孙元强忍着当场出手打死巫铁的冲动,咬着牙,握紧拳头,一路身体哆嗦着,带着大队随从向角斗场狂奔而去。他用尽全力的奔跑,唯恐自己心头火气,忍不住回头当场击杀巫铁。

    巫铁毫不犹豫的从窗口跳了出去,丝毫不顾娲青儿和娲小兮的呼喊声,他大踏步的跟上了公孙元。

    娲谷没有人出面,没有人插手巫铁和公孙元之间突然爆的冲突。

    所以,没过多久,巫铁和公孙元就来到了角斗场。

    娲谷的角斗场,就在娲谷斜下方。

    从娲谷一侧的一条向下的甬道,向下的垂直高度大概三千米的样子,岩层中突然裂开了一条极大的缝隙,一个橄榄核状,宽有数里,长有十几里的缝隙。

    这一条缝隙深有数千米,下方热浪翻滚,红光冲天,赫然是一条从岩壁中流淌出来,又钻进另外一侧岩壁汹涌浩荡的岩浆河流。

    一块圆形的石台从岩壁中延伸出来,直径大概有五里左右的石台上血迹斑斑,这就是娲谷的角斗场。

    石台的上方,略带倾斜的岩壁上,开凿除了数百个大大小小的平台,里面摆放着数量不等的石桌石椅,此刻这些平台上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地位高的,坐在椅子上,地位低的,站在平台上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数百个平台上怕不是有上万人,下方岩浆河流热浪翻滚,空气剧烈的波动着,光线被扭曲,让这些一脸兴奋的人一个个看上去犹如岩浆地狱中的恶鬼。

    他们,全都是娲谷周边大域中大势力所属。

    大家族的子弟,大宗门的精英,他们汇聚在娲谷,为的就是有机会婚配娲族的族女。

    娲族每一代的族女数量有限,尤其是地位崇高、血脉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