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开天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五十三章 母子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娲谷的虚日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座座石楼中灯火摇曳,食物、美酒的香气在娲谷中飘荡。

    平日里的这个时候,娲谷最是热闹不过。一个个来自各大家族、各大势力的天之骄子们,就好像一头头昂挺胸的公孔雀,兴致勃勃的邀请自己中意的娲族嫡女宴饮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,所有人都没有了兴致。

    有的人在震惊公孙元等人的死,他们还没从‘公孙之勇’的死亡阴影中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有的人在伤心自己钱袋子缩水,他们恼怒的拍桌子哀叹、争吵,怪自己、或者怪同族的兄弟为什么要参与今天的那一场赌斗。

    还有的人则是在秘密的相互串联勾结,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,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和巫铁没关系。

    石楼中,会客厅内,大厅四个角落里矗立的烛台上,胳膊粗细的大蜡烛火焰熊熊,照得整个大厅一片通明。蜡烛内掺了香料,故而空气中香气流荡,一股暖意让人很是舒适。

    娲姆坐在一张大椅上,静静的看着巫铁。

    娲小兮趴在娲姆的大腿上,脑袋一点一点的,有点瞌睡,却又努力的不断睁开眼睛,好奇的看看巫铁,看看娲姆,然后又一脑袋杵在娲姆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巫女很乖巧的坐在旁边的一张小凳子上,抱着一条烤兽腿啃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巫铁换了一身整洁的丝袍,静静的站在娲姆的面前,任凭她温煦的目光上下审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丝袍,还有贴身的衣物,都是用小豆蛛的蛛丝制成。顾名思义,小豆蛛的体型极小,它的蛛丝更是只有头丝的百分之一粗细,收集极其困难,纺织加工的难度更是恐怖。

    正因为收集困难,加工极难,小豆蛛的蛛丝制成的衣物细腻光滑、轻若无物,更有一番好处,那就是原色的蛛丝一片莹白,偏偏有一层五彩光晕若隐若现,还能抵挡利器劈砍穿刺,每一件小豆蛛丝制成的衣衫都堪称宝物。

    巫铁还是第一次穿这么奢华的料子制成的衣物,又面对娲姆那等温煦温暖的目光,巫铁感觉浑身瘙痒,就好像有无数的跳蚤在身上乱蹦一样。

    他习惯了巫战那种粗放粗鲁的父爱——比如说,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,然后给他嘴里塞一大块油腻腻的大肥肉。这种父爱炽烈如山火,虽然野蛮,但是他习惯了。

    娲姆的母爱则是犹如一汪温泉,无孔不入、细腻温柔,可是巫铁真的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包括娲姆和巫战的做事手法,也是迥然不同,让巫铁也感受到了其中极大差异。

    若是巫战碰到公孙元这样的人,他会二话不说的拔刀就上,豁出去自己缺胳膊断腿的,也要狠狠的给公孙元上开七八个透明窟窿。

    而娲姆呢……

    嗯,娲姆就能够和娲谷的一众长老达成默契,借着巫铁和公孙元上角斗场的机会,狠狠的宰了好多大势力一刀。

    刚刚娲姆不经意的给巫铁提起今天那两场赌斗,娲谷究竟赢了多少资源,那个数字让巫铁目瞪口呆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笔足以让人疯狂的财富,却只是娲姆顺水推舟,用一场角斗‘坑’轻松坑来的财富。

    娲姆的做法……巫铁无法赞同,感受着娲姆目光中的温煦温情,巫铁干巴巴的说道:“不管怎样,用小妹的未来做赌注,这总归是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娲姆微笑看着巫铁,她看出了巫铁的不自在,她在心里感慨,又是一个被巫战教得五大三粗的实心眼的孩子。她轻声道:“反正,你不会输,所以,用什么做赌注,倒也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巫铁愕然看着娲姆:“你相信我能赢?我自己其实都没把握能赢过公孙元。”

    娲姆的脸色就变得有点难看了,她手指一弹,‘咚’的一下,巫铁脑袋被无形的力道击打了一下。她恼怒的呵斥道:“你自己都没把握,你就敢胡乱和人赌命?你怎么,和你父亲一样……就不能聪明一点?”

    巫铁摊开双手,咧嘴干笑。

    怒火上心,谁还想到这么多呢?

    不过,公孙元自己作死,他想要故意的激怒巫铁,反而让巫铁一下子彻底爆,连巫铁都没想到,以他如今的实力全力催动白虎裂,居然会爆出这么可怕的威力。

    实实在在是白虎裂出的虎啸声,还有那恐怖的杀意震慑了公孙元,让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被一枪秒杀。

    巫铁自己能感受到,公孙元的实力很强,非常的强,真正的战斗起来,他不见得是公孙元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那家伙自己作死……这就不能怪巫铁了。

    白虎裂的威力太大,这能怪巫铁么?

    当然,这话不能对娲姆这么说,他只能继续干笑,不断的干笑,很尴尬的干笑。

    娲姆斜睨了巫铁一眼,红唇一撇,冷笑道:“不过,还好,娘也没指望你能赢公孙元……既然将小兮都当做赌注押出去了,不作弊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巫铁和娲小兮同时抬起头来看着娲姆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‘作弊’?

    就连巫女都下意识的放下了烤肉,一脸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名义上的‘奶奶’!

    娲姆笑呵呵的看着巫铁,她知道她必须要打消巫铁心头的块垒。不管怎么说,一个做母亲的用自己女儿的婚配权去做赌注,不给第一次见面的儿子解释清楚的话,这事情不好收场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,这个儿子似乎有点死心眼啊!

    双手轻轻一拍,一抹五彩烟霞凭空生出,笼罩了整个客厅。

    娲姆轻声道:“这里是娲谷,这里供奉了先祖娲皇氏的雕像,里面汇聚了无数年来无数娲族先辈一代代虔诚祈祷凝聚的庞大念力。”

    眯着眼,犹如小女孩一样调皮的笑着,娲姆很快乐的说道:“更重要的是,所有先祖娲皇氏的雕像,内部的力量浑然一体,无论我们这一脉族人和其他各脉族人相隔多远,我们都可以随时借用所有先祖雕像中……所有支脉先祖囤积起来的念力。”

    一抹五彩神光从眼眸中闪过,娲姆充满了虔诚感的说道:“那是一股……你们不接触,你们无法想象的力量……命池境?呵呵,哪怕是命池境之上的高手,在那股力量下,都是蝼蚁一般。”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