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开天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百五十五章 勒索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魔章王述说自己往事的时候,老白探头探脑的推开了娲谷酒馆的大门,走进了人声喧哗的酒馆中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,是一股浓浓的酒气肉气,还有正在熬煮的肉汤味道,混杂着人身上的汗味、体味、脚丫子味,以及酒馆墙壁上挂着的一张张怪异的猛兽大蟒的皮革味。

    几乎凝成实质的怪异味道,差点将老白冲了一个跟头。

    嗅觉敏感直接的老白站在酒馆门口,浑身僵硬的了好一会儿呆,这才带着一丝被冲出来的眼泪水,眨巴着眼向四周打量着。

    酒馆用黑色的巨石搭建而成,厚重的墙壁,厚重的屋顶,用金属浇铸而成的梁柱整齐的排列在头顶,黑漆漆的梁柱下挂着一个个硕大的圆形灯台,上面点满了油灯。

    一张张金属制成的方桌、长桌整整齐齐的码放在酒馆里,一眼望去,长条形的酒馆里起码摆放了两三百张硕大的桌子,每一张桌子旁都坐满了面容精悍的汉子。

    一个个衣衫暴露的女子扭动着腰身,笑盈盈的在人群中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她们或者肩膀上扛着酒桶,或者端着硕大的托盘,里面摆满了各色烤肉、炖肉、香肠之类的食物。

    一旦有人招呼一声,她们就给那些大汉举起来的硕大空酒杯里倒满美酒,同时在挂在桌边的兽皮上狠狠的画上两笔。

    同样一旦有人招呼,手持托盘的女子就拿起锋利的短刀,狠狠砍下几块热气腾腾的肉食,重重的摔在那些大汉面前的托盘中,再在桌边挂着的兽皮上简单的记上一笔账。

    在娲谷,那些大势力出身、地位尊贵的人,他们都住在娲宫附近的石楼中,他们有自己的交际圈子,不会来这种混乱不堪的场合。

    在这座酒馆中厮混的,要么是那些大人物身边的护卫,要么是远道而来求财机会的佣兵,或者一些其他的杂七杂八的人等。

    人员复杂,品流不高,时常有打架斗殴的事情生。

    老白紧了紧腰间的皮带,摸了摸插在腰带上的淬毒匕,小心的踏着小碎步,向酒馆中间的长条柜台走去。

    一个身高两米开外,圆鼓鼓犹如一座肉山的大汉站在柜台后面,他用一块麻布用力的擦拭着一个石质的酒杯,足足有普通人脑袋大小的酒杯被他擦得光可鉴人。

    老白进来的时候,这大汉已经注意到了他,等到老白一路避开那些横冲直撞的大汉来到柜台前,这大汉将手中酒杯放在柜台上,左手肘子杵在柜台上,侧着身体歪着眼睛看着老白。

    “脸生得很,刚来的?娲谷,是个好地方……只要是有能耐的好汉,都能财。”大汉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只要是好汉子,都能财……如果你足够幸运,能找一个娲族的女人,你这辈子就不愁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老白开口,大汉已经拍打着桌子大声的笑了起来:“不过,娲族的女人,永远不会找一个还没她们大腿高的鼠人……哈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柜台旁的好几张长桌上的壮汉们,还有好几个坐在柜台边的散客,以及附近的七八个身材火辣的女郎同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老白,笑声更加的响亮了。

    “鼠人……还是一个老鼠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看这皮包骨头的劲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老家伙,你腰上的匕不错,不过,你还能杀人么?”

    “啧,我看他天生一张欠揍的老鼠脸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喝得醉醺醺面孔通红的大汉站起身来,摇晃着膀子走到了老白面前,一个大汉‘咚’的一下单膝跪在了老白面前,低头将红彤彤的圆脸蛋凑到了老白的脸前不到三寸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唔,你来这里干什么?老家伙,这里是我们年轻好汉子们来的地方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老白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带着自己的族人在荒野中生存,还能让族群不断繁衍壮大的前鼠人部落的族长,老白遇事的第一选择不是武力,而是讲道理……第二选择是如果道理讲不通,那么就用最快的度溜走……

    除非是到了不得已的绝境,老白轻易不会选择暴力。

    哪怕这几个已经喝得醉醺醺的汉子,他们的脖颈已经暴露在老白的面前,只要轻轻的一匕划在他们的脖子上,以匕上淬的烂骨髓剧毒,哪怕只是伤了一丝皮就能让他们暴毙当场……

    老白选择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是来找人的……”老白干笑了几声,他用力的搓了搓手:“我找一个,叫做金币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是金币通过特殊渠道放出风声,有人在娲谷找巫铁,而且这人是受了巫金的委托来找巫铁。

    老白觉得,既然到了娲谷,那么还是来见一见金币的好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是惦记着金币悬赏的那些金币,他绝对不是惦记着那些悬赏……

    好吧,或许他是有点惦记那些金币,但是天下鼠人是一家,既然来到了娲谷,还是要和这里的鼠人兄弟们联系上,或许什么时候大家都能互相帮助呢?

    几个醉醺醺的大汉呆了呆,单膝跪在老白面前的大汉突然大笑了起来:“喂……有人找金币!老罗,有人找金币……他还欠你不少钱吧?”

    在柜台的一侧,酒馆的另外一端,二十几张长桌中间,有一片比较宽敞的方形空间。这里摆放着一张比普通桌子大了好几倍的长桌,有近百名男女正围在长桌旁大声的叫嚣着。

    醉汉们的叫声让那些叫嚣的男女同时闭上嘴,一个个回过头来看向了这边。

    人群突然左右分开,一个身材魁梧,皮肤黝黑犹如铁塔,一只眼睛上带着黑色眼罩,上半身密布着狰狞疤痕的壮汉把玩着三颗婴孩拳头大小的骰子,一步一步的分开人群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几个光着膀子,生得贼眉鼠眼却又一脸凶煞之气,一看就不是好人的汉子跟在这铁塔般大汉身后,带着怪异的笑容,亦步亦趋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,一只鼠人?”铁塔大汉老罗一巴掌拍在了柜台上,他看着那肉山一般的壮汉笑道:“老酒,这是你的酒馆第二只鼠人,值得庆贺一下……哈哈哈,除了金币那家伙,你的酒馆,居然进来了第二只鼠人……”

    老酒‘嘿嘿’笑了几声,他摇着头,抓起石质酒杯继续努力的用麻布擦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