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开天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百六十五章 紧急军情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两头异种飞天青云纹小叫驴很欢快的,‘踢踢踏踏’的小步奔跑着。

    小叫驴身后拉着一辆样式极其普通的黑漆马车,赵貅犹如一尊木雕的神像,四平八稳的端坐在马车中。面沉如水,身形纹丝不动,就连身上的衣衫都没有丝毫褶皱。

    沉稳,大度,数月前在他家大门口生的,人家用马血喷了他家大门满门的事情,就好像从未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马车进了九曲溪堂,顺着蜿蜒的林间道路向前行进。

    赵貅终于回过头来,向道边绿荫环绕的‘三省堂’望了一眼,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出自枢机殿密探头目的本能,赵貅对世间事充满了好奇心。虽然枢机殿的主要职责,针对的是大魏和大武两个敌国,但是赵貅手下有一支人马,专责刺探大晋内部的各种机密。

    九曲溪堂中,上千栋楼宇庭院的主人,他已经掌握了九成九。

    唯有三省堂的真正主人,他一直没能查探出来。

    三省堂明面上的主人,是安阳城内专门向皇族供应贡品绸缎、贡品锦缎的皇商。可是区区皇商,怎可能在九曲溪堂中拥有这么一座宅子?

    多少没什么实权的亲王,都还眼巴巴的盯着九曲溪堂内的产业呢?

    可是无论赵貅的人如何查探,总是无法查明三省堂平日里究竟归谁使用。在安阳城,赵貅手下的那些人,势必不能折腾出太大的动静,所以三省堂的真正主人,对赵貅一直是个谜。

    心痒痒得厉害。

    赵貅讨厌这种不能完全掌控的情势。

    目光深邃的朝着三省堂望了一眼,赵貅轻轻的,几乎不可听闻的冷哼了一声,随手掏出一颗鸡蛋黄大小的极品大赑屃珠,握在手中仔细的盘玩起来。

    两头刚刚入手的小叫驴很轻快的奔跑着,绕过一座座极致精巧华丽的宅邸,最终来到了一片淡银色的竹林中。顺着弯弯曲曲的小道转了两圈,走过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上的竹桥,马车停在了一座名为‘听风阁’的三层小楼前。

    几缕淡淡的云烟从银色竹林中喷出,整个竹林就陷入了一层极其内敛、玄微的禁制中。

    赵貅下了马车,挺直腰身,向四周看了看。

    驾车的白老人颤巍巍的站在一旁,看似风烛残年的他,一对儿三角眼内的寒光极其凌厉,犹如刀锋,迅扫过整个院落,端的将‘老而不死是为贼’这句话阐释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一个浑身锦缎,生得雍容华贵的中年男子堆着灿烂的笑容,从小楼门前迎了上来,毕恭毕敬的向赵貅深深的鞠躬行礼:“大人,大驾光临,蓬荜生辉,请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貅点了点头,微笑着跟在中年男子身后,缓步走进了听风阁。

    给赵貅驾车的老人笑呵呵的坐在了车辕上,他掏出了一个长长的大烟杆,往拳头大小的金属烟斗里塞满了焦黄的烟丝,手指一晃一点火星点着了烟丝,‘吧嗒吧嗒’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青色的烟圈从烟斗中慢悠悠的喷出来,化为大大小小的青色光圈融入了竹林中的禁制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整个听风阁的禁制就尽在老人的把握中,哪怕是原本布置听风阁所有禁制的那位阵法师亲自出手,想要侵入这里都必定会惊动老人。

    听风阁三楼,一张八宝镶嵌的大圆桌端端正正的放在正中,四周十几张条案上,陈列了各种奇珍异宝。三楼没有点起灯烛,条案上诸般珠光宝气,已经照得楼阁一片通明。

    一张条案旁,一名长须飘拂、姿容古意盎然的老人正背着手,身边环绕着几个高矮长短各不同的男子,一行人笑呵呵的,正在点评条案上的诸般奇珍。

    一行生得娇俏柔美,目光流转中有无穷秋波的侍女笑盈盈的,带着万般的风情站在一旁,静静的等待着众人的召唤。

    “古大人,好兴致!”赵貅上了三楼,顿时大笑出声:“您这般清贵的人儿,平日里可是难得一见的。”

    长须老人笑着转过身来,向赵貅拱了拱手:“惭愧,惭愧,说甚清贵?唔,赵貅大人,这位就是万鸿万先生,这位……就是万鸿先生长子万熹。”

    古大人朝着身边一个身量较矮的老人指了指,这浑身珠光宝气,生得雍容富贵,但是举止颇为小心谨慎,甚至带着一丝拘束之色的,就是万鸿。

    而万熹,就是将赵貅迎上三楼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万鸿猛地上前了两步,有点艰难的弯下腰,向赵貅深深一礼:“赵大人,失礼,失礼,小人本该亲自前去迎接,委实是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古大人笑着摇了摇头,摆了摆手:“赵大人,是老夫让万先生给老夫介绍这些奇珍的来历,哈哈,还请赵大人不要见怪啊,实在是,今日这里的这些宝贝,可都不是寻常之物。”

    赵貅笑着点了点头,目光飞快的扫过了十几张条案。

    然后他笑得更加的灿烂了,气息也变得颇为温和,充满了亲和力。果然一如古大人所言,这十几张条案上陈列的宝贝,都是罕见的奇珍,就算是赵貅,也不是这么轻易能弄到手的。

    赵貅深深的看了一眼万鸿,作为一个商家,能有如此实力,嗯,今日前来,倒也值得。

    “请,赵大人,请!”古大人笑呵呵的拉着赵貅的手,两人来到了圆桌旁,相互推辞了一番,终究还是赵貅做了主席,而古大人坐在一旁相陪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男子,连同万鸿、万熹父子两,都带着笑容,小心的按照地位高低在圆桌旁坐下了。

    那些侍女就蝴蝶绕花一样走了上来,端着七宝琉璃酒壶,给赵貅等人面前的水晶樽中,斟满了琥珀色的绝品美酒。缕缕香醇的酒香顿时犹如实质,充满了整个三层楼阁,熏熏然,让人不饮自醉。

    古大人举起酒尊,笑着向赵貅点头:“赵大人,这万鸿,早年和老夫有几分交情,此次他求到了老夫头上,老夫盘算着,这安阳城中,怕是也只有赵大人才有这份能为相助一二,故此冒昧向赵大人下了请柬。来来来,且满饮了此杯。”

    万鸿和万熹父子顿时站了起来,带着笑,不敢吭声,只是举起了酒尊,一脸谦卑的看着赵貅。

    赵貅略带矜持的看了一眼万鸿和万熹,沉吟片刻,笑着向古大人点了点头,端起酒尊,轻轻的和古大人手中酒尊碰了碰,然后两人大笑着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圆桌旁,另外六名男子,还有万鸿、万熹父子顿时同时笑了起来,一个个喜色盈盈的,纷纷举起酒尊,一口将杯中美酒喝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圆桌上的气氛顿时活络起来。

    古大人名古浩然,大晋神国皇宫藏书秘阁‘文华殿’席大学士,皇宫四艺供奉之,平日里就陪在大晋神皇身边,陪大晋神皇写写画画,弹琴下棋,甚至有时候大晋神皇的一些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