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开天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一十六章 觐见神使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真是,豪放不羁……老子,太喜欢了!”

    几丛夜光蘑菇出蒙蒙光彩,照亮了长条形的石窟。

    老铁站在地上,瞪大眼睛看着面前黑色风沙凝成的漩涡。幽光闪烁,数十里外石窟中,玄蛛和饕餮鸪等人的一举一动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黑色漩涡中,还有一些微妙的零云细雨声传来,微妙而不可与人言。

    炎寒露早就抱着两柄弯刀跑得无影无踪,对她来说,这黑色漩涡中的情景,实在是太不堪了一些。

    方圆七八里的石窟中,石堡已经被黄金牛族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,石堡的围墙、屋舍都被砸得粉碎,彻底变成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从石堡中抓出来的一对儿少女,就和娲窈一样,被封在了厚厚的玄冰中,杵在石窟边缘,几个黄金牛族在一旁升起了篝火,烤肉、喝酒,看守着她们。

    其他百来个黄金牛族分散四方,他们守住了石窟的几条甬道口,同样吃肉喝酒,自得其乐,根本不往石窟中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饕餮鸪带来的那些族人……千多号人看守着大蛇燚和那些黑蛇少年,委委屈屈的在崎岖蜿蜒的甬道中扎下了营地。

    玄蛛不许他们进入石窟,也不许他们远离,更告诫他们,若是丢掉了大蛇燚等祭品,他们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。

    已经好几天了,饕餮氏的这些族人都委委屈屈的在甬道中起居。

    条件恶劣,住起来很不舒服,他们却也无奈。一些年龄和饕餮鸪相差不大的饕餮氏族人,更是羡慕、嫉妒的,一边倾听石窟中传来的微妙声音,一边低声的叽里咕噜的念叨着。

    石窟内,苍幽长有百米的身躯盘成了一个圆。

    一根黄金制成的柱子杵在苍幽盘成的圆正中,四周插着十八根同样规格的黄金柱子,一席薄薄的银色轻纱挂在黄金柱子上。

    轻纱透光性极好,透过轻纱,可以看到地面上铺了厚厚的毛毡,毛毡上是极华美的蛛丝被褥。

    锦绣堆中,光溜溜的饕餮鸪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,四肢关节被拇指粗细的冰棱刺穿,寒气冻结了他的肢体关节,让他僵卧其上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玄蛛同样一丝不着,她出轻轻的、微妙的笑声,‘嗤嗤’的不断笑着,犹如一头疯狂的魔蜘蛛,在饕餮鸪的身上极力的起伏着。

    原本丰神俊朗、面如冠玉,生得健壮魁梧的饕餮鸪,此刻就好像一根脱水的干黄瓜,面容憔悴,一张面皮透着一股不健康的青气。

    他原本隆起的肌肉塌了下去,浑身白皙的皮肤软塌塌的耷拉着,身体不时的哆嗦着,眸子里充斥着极度的惊恐和绝望。

    饕餮鸪做梦都没想到,高高在上、尊贵无比的神使玄蛛,居然会对他作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他也没想到,原本这赏心悦目、让他很是享受的勾当,居然被玄蛛变得和酷刑一般。

    饕餮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块烤干的蘑菇,所有的汁水都被榨得干干净净,如果再压榨下去,他觉得他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强大的饕餮血脉带来的庞大精气神,还有他这些年吞噬掉的那些非凡猎物带给他的充沛精血,在这短短几天时间内,差点就彻底干涸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肉体。

    内视饕餮鸪眉心,他原本面积广大、厚重结实、通体流光溢彩、被无数神异符文包裹的命池,也已经光芒黯淡,表面有无数细细的裂痕不断出现。

    命池中,代表了饕餮鸪灵魂力量和法力修为的‘命池元液’,只剩下了薄薄一层,薄薄的水雾飘浮在命池元液上方,这是命池元液还在不断的蒸,不断的被抽出体外。

    如果命池崩溃,饕餮鸪的修为将崩塌式的降回重楼境……

    而命池崩溃对灵魂造成的惨重打击,让饕餮鸪根本不可能维持重楼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他或许会摔回感玄境,天锁重楼会重新凝聚,重新锁死他。

    而他,或许,再也没机会重开天锁重楼。

    玄蛛洁白细腻,没有丝毫瑕疵的面皮上带着一层浓浓的红霞,她全身都水润欲滴,洋溢着让人惊心动魄的生命和青春气息。

    她微笑着看着饕餮鸪,双手轻轻的拍打着饕餮鸪的面颊。

    “凡人,精神点,笑起来……你很委屈么?摆出这幅死气沉沉的僵尸面孔,给谁看呢?”

    “嘻,饕餮血脉?饕餮,凶兽,肉身强悍,能吞噬万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吞噬万物的本领不感兴趣,肉身强悍么……也就这么回事吧?”

    玄蛛眸光流转,她抬起头来,轻声笑道:“九个月前,我带人破了一个极其隐秘的龙巢,那龙巢的龙太子,身板可比你结实多了。”

    浅浅一笑,玄蛛悠然道:“这么说来,饕餮不如真龙,这也是难怪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饕餮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胸膛隆起,干瘪的皮肤下几根肋骨的轮廓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他竭尽全力的张开嘴,喃喃道:“饕餮血脉,不如真龙……神使……饶了我……饶了我……您……开恩啊……”

    玄蛛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,一股让人心碎的魅力勃然而,饕餮鸪青色的面皮上,不受控制的又冒出了一股浓浓的血色。

    饕餮鸪吓得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这是他体内最后一点点本命精血,也就这么一丁点了。

    若是这一点本命精血能量都被榨干,他势必魂飞魄散,当场暴毙。

    “真是无趣……”玄蛛看着瞳孔放大,吓得浑身冷汗的饕餮鸪,悠然道:“弱,真是弱,你们凡人啊……不管你们有什么古怪的天赋、血脉,什么神通、秘术……弱小,就是你们的代名词。”

    轻哼了一声,玄蛛冉冉站起身来,慢悠悠的抓起一裘长裙穿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过,凡人就是凡人,和我神族儿郎根本无法相比。”

    玄蛛傲然抚摸着自己的身躯,俯瞰着一脸大难不死侥幸表情的饕餮鸪,懒然道:“这身躯,毕竟不是我的本体,才能让你得了这么大的便宜……换成我的本体,怕是你碰触我本体的时候,就被冻成了冰渣。”

    抿嘴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