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开天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一十六章 觐见神使(第2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一笑,玄蛛轻柔道:“所以,凡人……你要怎么感谢我呢?作为凡人,能够碰触我的身躯……你要如何感激我呢?”

    饕餮鸪哆嗦着,他掏出了几株大补元气的高阶元草,忙不迭的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就对了。”玄蛛笑道:“赶紧多吃点好东西,把身体养得壮实了,过两天,我再来宠幸你……嘻,你若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玄蛛朝着饕餮氏的那些修士扎营的甬道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饕餮鸪身体一哆嗦,急忙笑了起来:“神使大人……我带来的族中兄弟中,颇有体格健壮、容貌俊朗的好男儿……您,只管取用。”

    玄蛛‘噗嗤’笑了一声,懒洋洋的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黄金珠子消失了,轻纱消失了,厚厚的毛毡和锦绣堆消失了,玄蛛懒洋洋的踏着苍幽的尾巴,顺着他长长的身躯走到了他头顶,慵懒的坐在了两角之间的宝座上。

    苍幽活动起身体,慢悠悠的向一旁爬开了几步。

    光溜溜的饕餮鸪就好像一堆廉价的甘蔗渣,死气沉沉的躺在冰冷的岩石地面上。

    玄蛛甜美的笑着,她悠然道:“如果不是……有一支队伍已经赶来了,可不会这么轻松放过你……嘻,凡人……”

    斜睨了饕餮鸪一眼,玄蛛的甜美的笑脸上,两颗冰冷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感情波动:“凡人,消耗品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守着一条甬道的十几个黄金牛族站起身来,他们出了低沉的‘哞哞’叫声。

    一队两百多人,身穿黑色紧身甲胄,面带黑色面甲,通体缠绕着血腥味和浓浓煞气的队伍从甬道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黄金牛族的呵斥声中,大半黑甲修士乖巧的留在了甬道口,只有七八个头目带着九口玄冰凝成的冰棺,一步一步,格外谨慎和小心的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距离玄蛛和苍幽还有百来米距离,这几个头目就已经跪在了地上大礼参拜:“我等,参见神使大人。”

    玄蛛收敛笑容,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几个头目。

    过了足足半刻钟,几个头目的身体已经开始瑟瑟抖,玄蛛这才冷冰冰的呵斥了一声:“凡人,连一点好听的恭维话都不会说……不过,也难怪,你们现在,怕是识字的都没几个,也不能指望你们太多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那几口离地三寸悬浮的冰棺,玄蛛饶有兴致的看向了那几个头目。

    “取下面具,让我看看,你们长得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几个头目呆了呆,急忙小心的抬起头来,将自己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玄蛛的脸色顿时一变,她手一指,冰霜凝成了数十条长长的白色长鞭,劈头盖脸的朝着几个头目鞭挞了下去。长鞭所过之处,几个头目身上的甲胄粉碎,衣衫被打得稀烂,长鞭在他们身上抽出了深深的伤口。

    可怕的寒气侵蚀身躯,几个头目被打得满地乱滚,深可及骨的伤口上蒙着厚厚的冰晶,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。

    玄蛛一通暴力泄,将几个头目打得差点惨死当场了,她才冷声道:“你们,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来,让我在这附近等候你们这么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就罢了,你们浪费了我的时间……可是时间对我并无太大意义,等等,就等等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,居然一个个长得这么丑陋!”

    玄蛛厌恶的看着几个头目。

    饕餮鸪哆嗦着撑起了身体,他身上关节处的几根冰棱,在玄蛛起身的时候就已经融化。

    他哆嗦着站起身来,小心的取出了一套衣服慢吞吞的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他幸灾乐祸的看着那几个头目,难怪玄蛛说他们长得丑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本来模样就不怎么样,一个个生得歪瓜烂枣的,如果说饕餮鸪有十分的颜色,这些家伙最多就是两三分的水平。

    天生长得丑也就罢了,他们更是一个个满脸伤疤,刀剑伤口,毒液腐蚀出来的伤口,火焰烧伤后留下的疤痕,甚至有人两片嘴唇都不知去向,露出了两排焦黄的大牙……

    如此模样,难怪玄蛛恼火动怒。

    几个头目不敢挣扎,不敢分辨,玄蛛停手后,他们僵卧地面好长一段时间,等得身上冰晶融化了一些,有了行动之力了,他们这才撑着身体,又恭谨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神使……息怒……我们已经带来了,天神指定索要的祭品。”一个面门从正中挨了一刀,面孔正中有一条深深的裂痕,脑袋差点分成两片的大汉干巴巴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您看,我们奔波了一年零七个月,耗费了无数心思,折损了大半兄弟,这才将这九个祭品取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大汉笑得很谄媚,每个毛孔里都透着一股子名曰‘软骨头’的气质。

    玄蛛懒散的看了看九口冰棺,她淡然道:“罢了,算你们有点功劳吧……自己保管好你们收罗的祭品,等另外两拨人来了,我再开启祭坛。”

    冷哼了一声,玄蛛目露奇光,向远处甬道口的那两百来黑甲修士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手下,有生得俊俏的么?让他们取下面甲,让我仔细看看。”玄蛛笑得很妩媚:“反正,闲着也是闲着……盛宴美餐吃多了,吃点野菜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饕餮鸪在一旁吞了一口吐沫,幸灾乐祸的看向了那些黑甲修士。

    饕餮鸪突然有一种冲动……等这次的事情过去了,他是不是要学着这些大汉,给自己脸上横七竖八的剁上几刀?下次再见玄蛛,怕是就没有这样的苦难了吧?

    那些黑甲修士还没来得及来玄蛛面前,玄蛛突然眉头一蹙:“唷,真是巧了……要说不来吧,一个个都不知道在外面死去哪里了……这一下子,怎么赶在一块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真是无趣……不过也好……”玄蛛悠然道:“让他们进来吧,让我看看,上面让他们抓的祭品,都是些什么货色。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相隔数里的甬道口内,几乎是同时走进了两支队伍。

    一支队伍身穿黑色甲胄,契合身形的紧身甲胄让他们看上去颇为彪悍、威武。

    另外一支队伍只有百来个人,他们同样穿着黑色甲胄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伙汉子给人的感觉……那甲胄是被他们硬生生套在身上的,好些地方,甲胄都被他们过于达的肌肉撑得变形了……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