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开天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六百三十六章 金精侵入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巫铁退得很快,比当日令狐九败退的度快多了。

    毕竟,令狐九撤退的时候丢下了辎重,只能依靠士卒自身飞行赶路;而巫铁的舰队编制完好,青丘神国的制式战舰,比大武神国的战舰性能强出许多,度也快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大武的援兵追杀了一阵,眼看着是不可能追上巫铁了,也就趾高气扬的收兵返回。

    令狐九折损将近一半的残兵搭乘大武战舰,向着西边航行了一天一夜,终于来到了一片营地中。看营地上空迎风招展的旗幡,这座营寨,赫然是大魏和大武联合驻扎。

    暮色苍苍,漫天暴雪落下。

    一条条战舰在远近高空中缓慢游走,不时出低沉的轰鸣声,朝着地面喷射出一道刺目的光柱。

    大地时而颤抖一下,巨大的爆炸声远远传来,偶尔可见一两座山头上火光一闪,大片巨石炸得粉碎,无数碎石被冲击波冲飞老远。

    这里是白狼川,一条极险恶的大河贯穿数千里山岭,山林中的霸主是一种战力惊人的异种白狼,故而有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白狼川是狼州进出三国战场的门户,这里地势极其险要,位置极其重要,故而之前大晋神国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,在这白狼川中构造了一条坚固的防线。

    因为项家主力军团被全歼的关系,加上令狐九临阵招降了大批令狐氏的将领,青丘神国在三国战场内大败亏输,大魏和大武两国联军冲出了三国战场,侵入了青丘神国西疆。

    但是白狼川内,依旧有青丘神国的军队依托防线和地理优势,在拼死抵抗。

    青丘神国顶级将门中的赵氏、吴氏和孙氏,三家将领在两国联军汹涌而来的时候,就及时调动了麾下大批士卒,舍弃了三国战场中的军城,入驻白狼川防线。

    白狼川防线中本来就有大军驻扎,加上三家精锐的入驻,极大的增强了这里的战力。

    两国联军一座山头一座山头的扫荡过去,攻破了山体中一座又一座战堡,耗费了极大的力气,终于将白狼川防线中的守军,逼到了最后一小片不到百里大小的山岭中。

    在这百里山岭中,暗道密布,战堡无数,几乎所有的山头都被挖空,然后用融化的特种合金重新浇铸了一遍,加上阵法师刻绘的防御禁制,布下的防御阵法,这方圆百里的山岭,实实在在是一块硬骨头。

    大魏、大武的联军在这里鏖战将近两月,损兵折将过百万,却依旧无法攻破这最后的防御点。

    大魏统军的太子夏侯狺狺,大武统军的亲王武?震怒,不断的加派大军合围,将白狼川防线这最后一个防区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令狐九的残兵败将们慢悠悠的从战舰上走了下来,一批身穿血色战甲,外套血色披风的大魏军法官已经等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士卒们倒是无恙,他们在军法官的喝令声中,按照自家编制所属排列成队,进驻已经准备妥当的营房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而那些军官,一品将军一直到九品校尉,所有的军官全都被军法官禁锢了法力,单独关押了起来。很快就有人仔细的盘问他们战场上的诸般细节,询问他们这次的失败究竟为何。

    令狐九的身份尴尬。

    作为这一次战败的直接责任人,却也没有受到任何的刁难和指责,他和身边的令狐氏族人一起,被妥善的安置在了一处宽敞的营地中。

    很快夏侯狺狺的信使就赶了过来,一派温言细语的安抚了令狐九一通,更带来了夏侯狺狺的善意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令狐少君不要为一次不值一提的小小失败而一蹶不振……希望令狐少君能够振奋精神……大魏将永远是令狐少君的坚定盟友。”

    夏侯狺狺正在亲自统兵攻伐狼州邻近的州治,他让自家的信使告诉令狐九,大魏对令狐九的态度永远不会有变,大魏对令狐九的信任和器重永远不会变。

    一支重装的精锐军团正在从大魏境内开赴战场,这支规模比之前令狐九指挥的军队庞大五倍的重装军团,依旧会交给令狐九指挥。

    希望令狐九能够振奋精神,为大魏、为令狐氏的利益而奋力作战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大武亲王武?的信使赶来,武?告诉令狐九,说他已经知道令狐九在战场上被青丘神国神明境大能刺杀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?义愤填膺的指责了青丘神国的不地道,堂堂神明境大能,居然对令狐九这样的后生晚辈出手,实在是厚颜寡耻,真正是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武?向令狐九承诺,他已经向大武神皇行文,准备增派两尊神明境的大能贴身护卫令狐九,若是青丘神国的神明境高手再敢刺杀令狐九,那么一定会让他们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两家大佬的信使带来了他们的善意,随后在白狼川坐镇指挥的,大魏的皇族统帅夏侯犇、大武的皇族统帅武毅联手设宴,盛情邀请令狐九欢宴压惊。

    是夜,白狼川内炮火隆隆,时而有喊杀声传来,两国联军,正在竭力的攻击白狼川防线的最后堡垒。

    大魏神国在白狼川的中军大营中灯火通明,巨大的营帐内,大群战战兢兢的少女,小心翼翼的侍奉着大帐内的诸多将领。

    行军之时,军伍之中不可携带女眷,这是三国军队都有的军规军纪。

    这些少女,是大魏和大武的军队突破三国战场青丘神国的防线后,从军城中掳掠的民女。两国联军还横扫了狼州,数百大小军城被破,劫掠来的百姓也是无数。

    夏侯犇和武毅都是本国皇族出身,又是独立统军的一方大帅,从劫掠的百姓中挑选一批姿容出色的少女肆意驱策、享用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反正,这些少女不是他们从本国带来的女眷,而是大战后得来的俘虏,所以就不算违反军纪。

    酒山肉海,各色山珍海味,各种极品美酒流水一样的送了上来。

    打破了青丘神国的三国战场方向,搜缴无数。

    攻破狼州这个三国防线的后勤大基地,更是得到了海水一般的物资和钱财。

    夏侯犇和武毅得意洋洋,和两国将领极力享用,一个个红光满面,同时不时的,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恶意,询问令狐九这次大败亏输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虽然大魏的军法官在白天里,已经从那些军官口中得到了战事的全部经过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依旧当众询问令狐九。

    令狐九是令狐氏涂山堂少君,按照令狐青青那边算起来,令狐九可是正儿八经的青丘神国的皇族血裔,而且是血统最纯正的那一支嫡系,堪称尊贵无比。

    能够让令狐九丢脸,能够让令狐九当众没面子,夏侯犇、武毅等人就隐隐觉得,他们似乎是将令狐青青踩在了脚下,这种快乐、这种满足,不经历的人是永远不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令狐九温和的笑着,无论大帐中的两国将领言语中有多少明的暗的恶意,他始终温婉如玉的笑着,一次次的重复着整个战事的诸般细节。

&#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